赫伯 Donald Olding Hebb
作者: 文晟、宇佑 撰 / 2937次閱讀 時間: 2016年12月31日
來源: 逆光《臺大心理系刊》
www.zktgxl.tw心理學空間網

赫伯 Donald Olding Hebb生平簡述:

赫伯(Donald Olding Hebb)于1904年7月22日在加拿大諾亞斯考維亞省的查斯特誕生。赫伯的雙親都擁有醫學博士學位, 赫伯在1925年以最低的學科平均成績由達荷西大學獲得文學士學位,畢業之后,他在原來的鄉村教書,23歲時念到佛洛伊德(Freud)的著作,認為心理學方面還有許多有待改善之處,因為他母親的幫忙,使得他可以進入麥吉爾大學心理系研究所,當他是研究生時,他依然在鄉村教書,認為有義務去改善教育實務方面的問題。

他嘗試做不同的實驗,在一項實驗中,他認為額外的學校作業不能用來當做懲罰,這樣做會造成學生的負向態度,雖然他認為很多懲罰對于維持秩序是有所幫助的,但是他認為用鞭子打學生手心是錯的。他描述到:「有一天我準備打一個男孩,他退縮,已至于鞭子的末梢從他的手邊滑過,反而打到我的重要部位,像是打傷了殘暴者,我對那個男生說:『我傷的比你更加嚴重。』但是我想他并不了解這個笑話。」

拉胥黎與赫伯

除了成為一個教育改革者外,他本來想靠寫小說維生,但是結果跟Skinner一樣都是失敗的,在麥吉爾大學階段他接受了巴夫洛夫的傳統訓練,并起在1932年得到他的碩士學位,但是他發覺巴夫洛夫的理論有其限制性病對其重要性感到懷疑。在麥吉爾大學期間他讀了庫勒 (Kohler)的格式塔心理學(Gestalt Psychology),跟拉胥黎(Lashley)大腦生理學的作品,并發覺這兩樣都是他的最愛,1934年他繼續到芝加哥大學繼續他的學業,在那他跟拉胥黎一同工作,并跟庫勒在那辦研討會,對于一般人所相信的大腦是個復雜的配電盤這個問題提出他的質疑,這種大腦配件盤的概念主要是由行為論者所提出來的,抱持著這些觀點的人假定某些感覺的事件會刺激大腦的某些不為而導致特定的反應。根據這個觀點,學習導致神經回路上的改變,已至于感覺的試驗變成激發反應,而這些反應卻不是原先所激發的,拉胥黎用老鼠來做實驗來探討大腦概念的重要問題,拉胥黎他驚訝發現大腦被損傷的部位跟大腦破壞的量之間并沒有同等的重要,這個發現成為拉胥黎數量行動(Mass action)的原則,這個原則指出學習跟記憶力瓦解的上升,會隨著大腦皮質破壞的量的上升看來,而與大腦破壞的部位無關。

拉胥黎斷定在學習中大腦皮質是以一個整體來發揮作用,如果皮質的某部分遭到破壞,其他部位的皮直就會取代被破壞皮質的功能,起初赫伯反對的聲音很小,但是他現在是堅持反對,而這也跟我們說明了一件事,一個好的科學家是她們愿意改變,修正她們的觀點。

1935年拉胥黎接受了哈佛大學的教職工作,并且邀請赫伯一同前往。1936年,赫伯在哈佛大學完成博士學位。其后一年,在哈佛擔任教學跟助理的工作。1937年赫伯前往蒙特利神經學中心與腦科醫師潘菲爾德(Wilder Penfield)一起工作,他主要是研究病人手術過后的心理狀態,他發現即使實際上大腦額業有所損傷,但是對智力卻沒有影響,甚至有致力增加的案例,他談到說這個對于大腦配電盤理論的疑問日益明顯。之后他都是在研究這個問題,在這里研究了潘菲爾德的病人五年之后,赫伯對智力下了個結論,結論是「在幼年時期的經驗,正常的發展概念、思考模式、以及組成智力的覺察方式。嬰兒腦部受傷會干擾到發展的歷程,但是同樣的傷害對成人來說就不會干擾到發展的程序。」,赫伯到此為止完成了三個觀察:

1,大腦的行為不是一個簡單的配電盤,如果是的話,那大量破壞額葉的大腦組織將會變的更加嚴重。

2,智力來自于經驗,而不是由遺傳所決定。

3,兒童期的經驗比在成年期的經驗在決定智力上更顯重要。

當神經生理學結合認知研究

1942年,拉胥黎接受了佛羅里達州橘園(Orange Park)的靈長類生物學亞肯斯實驗室(Yerkes Laboratories of Biology)的主任一職,再次的,拉胥黎邀請赫伯加入,在亞肯斯實驗室(1942~1947),赫伯研究黑猩猩的情緒跟個性問題,赫伯做過許多觀察,而這些觀察則更進一步的激發他在學習跟知覺的神經生理學理論的研究,以下是他的觀察: 「黑猩猩看到一部份(如:一個頭,或展示人體模型上的手)時,會受到驚嚇,或可能好一點,感到害怕」。基于這些和其他的觀察,赫伯發展他本身對于恐懼的獨特解釋。1948年,在亞肯斯實驗室待5年之后,赫伯受到麥基爾大學的邀請,擔任心理系的教授,他后來就一直在那里任教,在那時候生理心理學并非十分普遍,但是赫伯覺得非常幸運能夠得到這份工作,赫伯相信有兩個主要原因造成學習的生理心理學被排斥。

1. 當科學的哲學發展以及學習更多的科學邏輯時,許多研究者覺得根據神經生理學事件來解釋可觀察的行為就如同將蘋果跟橘子弄混一樣,使用神經生理學的機轉來解釋包括談話層次改變的明顯行為,以及畫出一層次到另一層次的結論,這些都違反科學邏輯的原則,換句話說,她們相信神經生理學的事件,像外顯的行為一樣,組成自足式的系統,而這兩個系統間的關系尚未確定。

2. 牽涉到行為主義運動的本質。行為主義主要在反對內省法,對于行為理論者來說,心理學唯一合法的題材是每個人皆能看以及研究可觸及的事物,對于以內省而報告的經驗以及生理學上的事件來說,皆是不真實的,在考慮到外顯的,可測量的行為時,行為論者排除了神經生理學。

對于更廣的層次來說,赫伯以神經生理學的觀點來解釋學習,是受人矚目的,赫伯在1960年提出行為主義運動只是心理學革命的第一階段,此革命是反對老舊主觀的,哲學的心理學派,根據赫伯所述,行為主義堅持對外顯行為做客觀的研究乃是好事,但是堅持「只」研究行為時,行為主義就有點因噎廢食,現在就赫伯所述,我門已經準備好進入第二階段的革命,就是客觀研究認知過程,我們將能看到赫伯采用神經生理學的方式來研究認知過程,但是他的方式是唯一以神經生理學的基礎的研討方式,對赫伯來說最重要的是認知過程的研究不再被排斥。

赫伯說到:「我們如何學習更多有關這些觀念上的或中介的過程,以及除了構成假設(盡可能公開敘述)之外,這些方法在行為上的限制,然后看看她們,對于行為來說有什么樣的啟示,以及這些啟示是否苦已經由實驗驗證,總而言之,如果你愿意的話,可以稱這些中心事件為中介的過程,而不是觀念或是細胞組合,但是要讓我們勤于研究她們。」

現在有很多研究者跟隨赫伯的建議,這對心理學界來說,是件幸運的事,托爾曼,班都拉,以及格式塔心理學給理論學家提供了強調研究認知過程的范例,但是不同于赫伯的研究,因為她們并不強調神經生理學的概念,赫伯得到許多榮譽,包含8個榮譽博士,加拿大心理學會(Canadi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主席(1952), 華倫獎章(Warren Medal)得主(1958),美國心理協會(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主席(1959),以及美國心理學會所頒發的杰出科學貢獻獎(1961) 。

一旦赫柏由巴夫洛夫理論推行而來的行為主義中轉變時,他就開始攻擊在行為主義至今,他的第一本主要著作是「行為的組織」(The Organization of Behavior,1949),赫伯后來的作品「驅力和中樞神經系統」(Drive and the C.N.S. Conceptusl Nervous System,1955)顯示出赫伯隊心理學歷程愿意予以「生理化」(physiologize)的現象,赫伯可讀性最高的書是「心理學入門」 (Text of Psychology,1972),此書對于他的理論提供了一個很棒的概述,有關赫伯理論比較專門的解說則要參考柯契(Koch)的「心理學:科學的研究」(Psychology:A Study of a Science,1959),赫伯的研究跟史京納認為刺激和反應關系的建立不需要任何內在事件作為參照的功能分析法是完全對立的。很幸運的是,學生不需要定哪一個研究是對或錯,而是要能夠擷取兩者的優點。

赫伯在1974年麥基爾大學退休之后,搬到出生地諾維亞斯考維亞省察斯特附近的小農場,他在心理學上跟醫學上依然保持活躍,直到1985年8月20日去世。

在不穩定的學術歷程之后,赫伯進入麥克基爾大學的研究所就讀,在那兒接受巴夫洛夫傳統的訓練。當他讀到有關格式塔心理學家和拉胥黎有關腦部的著作時,開始對巴夫洛夫感到厭煩。在芝加哥大學與拉胥黎一起工作時,赫伯深信大腦并不是如行為論者和聯結論者所堅持的如復雜的配電盤一樣工作著,而是以交互關連的整體在運作。赫伯與潘菲爾德工作時,當其發現人的大腦中的大區域被摘除后,在智力功能上不會有明顯的損失時,更進一步加強了大腦這種格式塔概念。

赫伯主要的理論名詞是細胞組合和階段順序。細胞組合是與環境事物聯結的神經細胞組。假如與此神經細胞組聯結的事物沒有出現,而此神經細胞組被激發時,則會經驗到此物體的觀念。階段順序是一連串交互關聯的細胞組合。如果在一個環境中,一連串的事件典型地同時發生,這在神經層次上則代表著階段順序。 階段順序的激發導致了相關觀念的產生。對于赫伯來說學習有二種。第一是在幼年時期緩慢建立的細胞組合及階段順序。第二是可以描述成人生活特征的頓悟學習。成人的學習是把細胞組合及階段順序重加安排,而不涉及它們的發展。

感覺剝奪阻礙了正常的認知功能,因為它阻礙了在神經回路和環境之間的關系。感覺剝奪研究的結果顯示有機體需要正常的刺激,就如同他們需要食物、水、和氧氣一樣。研究指出:飼養在充實環境下的動物比飼養在比較簡單的感覺環境下的動物,有較好的學習。赫伯對此的解釋是:飼養在充實環境下的動物發展了較復雜的神經回路,能應用到新的學習。

當研究懼怕時,赫伯發現黑猩猩對于完全熟悉或是完全陌生的事物,不會感到懼怕。而使黑猩猩感到懼怕的則是將熟悉的事物以不熟悉的面孔表現出來時。赫伯對此的解釋是:一樣熟悉的物體會引起與此物體相連結的神經回路,但是后來隨著出現的事件并未支持或證實這些神經回路,因此,就產生沖突,進而引起懼怕。這也可以解釋為什么感覺剝奪后,動物顯的較無能力。

激發理論陳述了環境線索有兩種功能:(1)是線索功能,能夠傳達有關環境的資訊(2)是激發功能能夠刺激網狀活化系統。為了達到最佳的智力功能,激發的層次必須是不太高也不太低。如果對于一項任務最佳表現的激發層次太低時,任何能增加激發的事物都是具有增強作用;如果對于一項任務最佳表現的激發層次太高時,任何能減少激發的事物都具有增強作用。

赫伯相信有兩種記憶——長期記憶和短期記憶。短期記憶持續時間不超過一分鐘,而且與由環境事件所引發的反射神經活動相聯結。如果一個經驗重復足夠的次數,此經驗就可儲存在長期記憶中。短期記憶轉化為長期記憶的過程就稱為凝固作用。如果在凝固作用期間發生了創傷經驗,那么短期記憶就無法轉化為長期記憶。研究指出:全部的凝固作用大約要持續一小時的時間。大腦結構顯示出凝固作用的核心是在海馬。

www.zktgxl.tw心理學空間網
«DRIVES AND THE C.N.S. 19 海布 | Donald Olding Hebb
《19 海布 | Donald Olding Hebb》
沒有了»
管家婆祥瑞之兆一波中特网址